T-bird資訊在綫's Archiver

lesliwwe2148 發表於 2013-2-17 12:28

空間鬼故事

小時候奶奶帶我去算命,那個算命先生說我命很陰,大抵就是說容易招來鬼魂。奶奶很不高興,於是就要走,那算命先生卻找她要錢,奶奶是不願意給的,那先生卻說,他的話是真的,因而一定要付錢。
  奶奶反正是相信了,於是從小我就帶了一只長命鎖,但只是步入高中以來,我就不再放在身上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
  那天父親很高興,臉上掛滿了笑,一進門就說——“分到房子了,是新樓!”媽媽放下手中的活,雙手摟住父親,臉上掛滿淚珠,我知道,媽媽的高興,在於擺脫了這漏水的瓦房。奶奶耳朵已經不忠用了,只是從我們的表情看出,家裏有好事情。所以也從炕上下來,問了問。知道緣由後,奶奶也很高興,於是第二天給了父母還有我,一人一個紅包,說這叫喜上加喜。
  可是,卻沒想到,救在搬家的前一周,奶奶就仙去了。
  全家都沉浸在悲哀之中,但家還是要搬的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新樓挺高,足有15層,但把傢俱搬上去卻不容易,父母只好請了搬家公司來幫忙。其實,不用說傢俱,人上去也夠困難的了。原因就是電梯還沒投入使用……
                 
  說起來,我也真不喜歡使用電梯,因為總覺得還好像很輕易的就能掉下來。人的生命可只有一次。每每想到這,我就記起了奶奶,她是那樣的疼愛我,可是,人卻走了。原本給奶奶準備的房子,只能貢上灰白色的照片了。
  家是住在14層樓的,父親總嫌棄我爬樓爬的慢,總說:“嘿,我都到家了!你還在12樓磨蹭什麼?”
  我覺得很可笑,看來父親是遺忘掉我是在爬13層樓了。
  按理來說,13樓因該是我們的下鄰,可父母拜了15層樓,又訪了12層樓,缺唯獨不去13層,這是讓我尤其不解的,管他呢?我想我是一個比較自閉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每次放學歸來,總是六點多的時候,父母加晚班,都不在家,只給我留下晚飯,於是諾大的屋子裏就剩我了,原來夏天白日長些還好,但剛剛一入秋,這裏黑夜的時間便要比白天來得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這是一個9月末的晚上,我搬進這棟樓的第五周後。我又放學回家,顯然,樓道裏一片漆黑,我真不明白,為什麼這棟樓的物業管理會是這麼差。摸著走過了十三層樓,打門的時候卻發現鑰匙竟然放在樓下的庫房了,於是沒辦法,又折回去走。
  走過十三樓,墨黑色的走道中,發出不知名的聲音,我把耳朵貼在東戶的門上,裏面的確是有聲音的,好像裏面有鐵鏈拖地的聲音——那會是什麼呢?我問自己。
  四周靜極了,東門的鐵鏈聲逐漸向遠處消逝,仿佛是犯人走上了刑路一樣,越來越遠。
  我被自己這個可愛的比喻逗笑了,什麼越來越遠,房子一共才七十平方米,他能走到哪呢?我正在對自己笑了,卻冷不防聽東屋裏一句:“鄰居,進來看看呀!”
  黑夜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句,讓我驚恐不已,立刻便跑了,下樓拿了鑰匙,便趕忙回家,經過十三層樓的時候,我放慢了腳步,聽到西屋有鐵鏈的聲音逐漸向門這裏靠了過來,慢慢的,那聲音穿過門,黑夜中,我就感覺他在我對面,我問道:“是誰?”那聲音沒回答我,鐵鏈仿佛繼續在地上拖著前進,穿過我的肉軀,然後進了東屋。
  我有一種不可名狀的恐怖,因為不管是西屋還是東屋,房門都沒有開。                 
  次日醒來,已是早晨八點了,我心想,自己肯定要遲到了,幸虧父母下早班還沒回來,趕快收拾一下,就立刻走了。走過二十級臺階,來到十三層樓的拐角處。我突然浮現出昨日夜裏的奇遇。我仔細端詳了一下東屋的門,上面沒有貼什麼門神,也沒有很漂亮的花紋作雕飾,甚至連貓眼都沒有——對!甚至連貓眼都沒有——那麼,他們是怎樣看到我的!
  ——“鄰居,來了就進來坐坐嘛!”天!又是那個聲音。我嚇得往後一退。“門開了,自己進來吧。”
  我戰戰兢兢的往前走,走到門跟前,門就自己開了。
  房子裏很黑,伸手不見五指,好像窗都用黑顏色的厚重窗簾包起了似的。裏屋亮了一盞血紅色的燈——裏面肯定有人,我告訴自己。於是就走了進去,那一刻——門,自己扣上了……
  ?!門發出沉悶的撞擊聲。我趕忙轉過身子去推門,可門卻怎麼也開不開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穿過細長的中屋,推開裏屋的門。只見裏面有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女人對著鏡子化妝,擔由於背對著我,還是很看不清的,她開始扭動脖子來看我——她的脖子竟然扭曲了180度。我的心理程度達到了極限,然後就暈了過去。
  ……有鐵鏈的聲音從耳邊過去,慢慢的……消失在遠方……我頭痛的厲害。
  但還是努力的睜開眼睛,這是哪里?第十三層樓?我問自己。但是,映入眼簾的一切告訴我,這肯定不是十三層樓。前後左右都是沒有極限的大,遠處又飄了迷蒙的霧,但還是那樣的黑。
  後方又傳來了鐵鏈的聲音。慢慢的,靠近了我。我看清楚了,那是一個老人,他的腳被鎖了鐵鏈。
  此時我的心中真是快慰極了,畢竟還有人!
  於是我走了過去:“老伯伯,這是哪里?”那老人疲憊的看了我一眼:“陰間,別打擾我,我還要趕路。走過這斷路,就好了。”說罷,就往前走去。
  ——“陰間?別開玩笑。”我對自己說道,要知道我還年輕,還沒到死的時候。
                 
  ——“心兒。”我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小名——是奶奶!
  奶奶從霧中一點一點的顯現出來,我興奮極了,但又不敢靠近。奶奶步履蹣跚的走了過來,很差異的說:“剛才看到一位舊友說看到一個少年,我很是奇怪,就過來看看,竟然沒想到是你。”
  那絕對是奶奶,這樣慈祥的聲音沒有第二個人能擁有。
  “這地方不是你來的,趕快回去吧!”
  我撲進奶奶的懷抱,道:“奶奶,想死你了。但我也不知道怎麼進來的。”
  她笑了,擁緊了我,道:“乖孫子,不要想那麼多了,聽奶奶給你唱支曲子。”
  奶奶開始唱了,我一聽就知道這是小時候她經常給我唱的催眠曲。但不知怎麼,聽到它,就讓我好像感到時光再倒流一樣,眼前浮現了好多以前的時光,慢慢的,竟有些困意,睡著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
  鬧鐘刺耳的聲音在耳邊乍起,母親跑了進來把我從床上叫了起來:“再不起來,遲到了呀!”我恍的記起,母親應該在淩晨就下晚班了。
  我懶散的從床上起來,母親給我端來了牛奶和麵包,我怔怔的問她:“媽?十三樓住的是誰啊?”
  媽媽很奇怪的望著我:“你沒聽你爸說?十三這個數可不吉利,所以,蓋房子時,十二樓上就是十四樓。”
  我愕然。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